祁尘

在柯南/APH/全职高手/恋与制作人/刺客伍六七等圈子狼来浪去的博爱咸鱼文渣,目前坑了一堆原创文_(:3」∠)_

@逗比逗比蓝
是这个太太的神仙图!!吹爆!!
刻渣了QAQ求不嫌弃QAQ

既白(Zero)

雨,藏匿于黑夜之中。

“吱呀——”

理理齐耳的头发,拍拍连帽衫,走出标本室的人戴上帽子,关灯,走向楼梯间。

科学楼的墙壁布满青苔,天花板的水淌个不停,扶手锈迹斑斑。

楼梯口的墙根,些许液体溅在上面,发出幽幽的蓝光。

传言,三年前的一个晚上,有人闯入科学楼,向两位晚归的女老师索要钱财。

一位老师为掩护同事逃跑,被推下了楼梯。

次日上午,当人们到达现场,那具本应存在的尸体却不翼而飞,只留下一滩血迹。

成功逃脱的老师听到同事尸体消失时精神失常,尖叫着“我不是凶手”,最终被家属送进了精神病院。

慢悠悠地走到教师宿舍,上楼,那人在一间宿舍前站定。

布满蛛丝的门上,数字虽褪去部分颜色,但还能见着点痕迹。

213室。

这个门牌号的宿舍,早已带上诅咒。

五年前,住在这个宿舍的女老师就离奇失踪。

自那以后,后山俊园就有鬼火出没。

曾有老师不信邪,搬了进去。

两年后,那位女老师便为掩护同事而被推下楼。

自那以后,校方封锁了213室,禁止任何人入住。

角落的黑猫睁开亮黄的瞳,打量着这位不速之客,不时发出几声叫声。

不知这叫声是欢迎,还是警告。

“我回来了呢。”

身影轻叹一声,转身离开。

213室的门上多了些歪歪扭扭的英文:

“I AM BACK.”

一切,又陷入黑暗。


梗(大概是关于“柒”字的解读)

人们都称他为恶魔。
冷峻,淡漠。
挥动千刃,斩下头颅,这一过程流利得令他麻木。
可只有柒清楚,
他的一切,只为守住,心中那个七。
那个无关鲜血,没有黑暗,心向正义的七。

【白细胞柒x癌细胞伍六七】
情景介绍:一次追杀细菌的任务中,柒偶然救出细胞伍六七,并莫名其妙地与其成为好友。
然而随着时间推移,柒发现,这个有着和自己一样面容的人,并不简单。

“多谢你能陪着我呢。”
“我一直想不通啊,”
“其他细胞都有自己想要守护的东西,”
“我却,什么都做不了。”
“我从来都是,孑然一身。”
“不过没有想到,靓仔你身为白细胞,居然没有马上杀了我,还愿意听我说话。”
“突然觉得,我也有自己的小幸福呢。”

若他们身为人类,也许可以上演一出浪子回头。
但他们,终究是细胞。
他们的一切,从诞生起,便已被决定。

鸽单

大概是些想写的东西
毕竟这里已经高二了_(:3」∠)_
好像没填完的坑都是原创(仰望星空死不瞑目.jpg)

狮子与猫
既白(我终于想起来这个坑了快三年的玩意儿)
刺客联盟的剧情本,应该是调查本
学科拟人系列
大概还会把柒七那篇光再写个后续(?)b站有小可爱想看,我自己也想写(不你不想)
新的学期,新的咕咕咕。

#刺客伍六七##柒七#
原本想教师节发的,不管了ヽ(゚∀゚)ノ
学生柒x物理老师七
年下预警
分段狂魔预警
ooc预警

炎炎盛夏,教室里呼啸的风扇也阻挡不了户外的热浪。坐在教室角落座位的柒无心听讲台上语文老师关于高三的长篇大论,开始鼓捣自己那把叫做千刃的伸缩刀。
不过,窗外那一直在晃悠的三根呆毛让柒很烦躁。
“看够了吗,伍六七老师。”柒瞥了那人一眼。
伍六七,玄武中学新招来的物理老师,现在也是柒所在班级的班主任。意外的是,伍六七和自己长相相似,虽然气质差了十万八千里。
“靓仔,上课要好好听哦,不要东张西望呢。”伍六七倒也不怕柒的气场,递给柒一张写了地址的纸条,“放学后来这里吃饭哦,老师请客。”

柒看看手里纸条,又核对了下眼前的门牌号。
这是什么新的班主任谈话方式么?
哪有人会在发廊二楼请人吃饭的?
刚走到大门的伍六七一眼就看到了柒,“靓仔,这里!“伍六七挥挥手。
伍六七领着柒来到了发廊的二楼。二楼是一套公寓。
“你先在这里坐会儿,我去弄下牛杂。”
柒没有说话,而是在打量这套公寓。
公寓不大,倒有着一厅一卧,甚至有间小书房;东西不多,给人简朴的感觉。目光扫过厨房,柒看见伍六七不小心碰掉了一把剪刀。
柒条件反射,伸手打算控制住剪刀,却发现剪刀和预计飞行轨迹有不小的偏差。
嗯?
柒收回手,剪刀飞到伍六七手中,那人也一脸惊奇地看着自己。
“来,试试老师的拿手牛杂。”两碗牛杂端上了餐桌,冒着腾腾的热气,“不要小瞧老师我哦,我以前可是个专业的牛杂师傅呢。”
柒拿起筷子,夹起一块牛肚。
味道好像还不错。
柒吃牛杂时伍六七的嘴也没闲着。
“靓仔你不要奇怪为什么我要约你来我家哦,因为原本想在外面吃,但听说你在学校话很少,就寻思着你是不得比较内向,所以就变成在这里啦。”
“......”
“我除了会做牛杂外还会理发呢。最早我是去卖牛杂,后来改行做理发师,一年前才当老师的。靓仔如果愿意的话可以组团来找我理发哦,三人同行一人免单,超级实惠的。”
“......”柒吃完了牛杂,倒也只是听着,不说话。
“诶话说回来,靓仔你是不是也会这个啊。“伍六七招招手,厨房里的剪刀飞到他的手上。
柒张开手掌,运气,伍六七手中的剪刀被他吸了去。
“哇靓仔你比我操控得还好诶,我要找你拜师了,”伍六七笑嘻嘻的,作抱拳状,“望柒哥指教。”
“......”柒没有想到竟会有这么嬉皮笑脸不摆架子的老师。
“这个招式会的人不多呢,那就说明我们都是异于常人的人,都特别后厉害!”
异于常人......
那样的人,不应该被当成怪物么......
“怎么了柒,有心事?”伍六七眼尖,觉得柒有点不太对劲。
“没有。”
“有心事的话可以来我这跟我谈会心的哦,虽然建议不会很专业就是了。”
“老师我先走了,不用送。”
“诶不用叫家长来......”
“我自己走回去。”
“这样啊。注意安全哦,柒。”
门被带上,伍六七看着面前的空碗,陷入沉思。

正式开学后那段时间,物理上的都是实验课。
学校今年似乎难得有经费,便把所有物理实验器材翻了新。
“实验器材都是新买的,同学们要爱惜啊。”伍六七顾着环顾教室,随手抓起桌上的小刀要演示操作方法。好巧不巧,没注意看的伍六七抓住的是刀刃,右手手心划过一道红。
“嘶一伍大七吃痛小刀掉到桌上。
“老师,怎么了?”
“没事没事,学校新换了器材,不太适应,手滑,掉了,哈哈。”伍六七摆摆左手,“今天的实验要用到小刀,同学们要注意哦。”
一节课平淡的过去。下课铃响起,等到一多半的学生离开实验室,伍六七开始处理伤口。
“一节课都过去了怎么还没结痂啊......“将伤口周围清理了一遍,还在渗血的伤口让伍六七十分头大。
一瓶双飞人递到了面前,伍六七有点发愣。

柒看着讲台上那笨手笨脚的人儿好一会了。
伤口的血都没处理还继续上课,真不知该说他敬业还是缺根筋。
虽是这么想着,柒却鬼使神差地拿出书包里的双飞人,走向讲台。
见那人脑子还在当机,柒直接拉过伍六七的手,在上面滴了几滴药水。
“啊疼疼疼疼疼!”伍六七想缩回手,手腕却被紧紧抓着。
“忍几秒。”
如其所言,几秒后,代替痛感的,是一阵冰凉。
“靓仔啊,你做事好周全啊,连双飞人都随身带。”趁着柒帮自己处理伤口,腾出左手的伍六七想戳戳柒的脸,却被柒拍掉了。
“自己受伤多了,就随身带着。”而受伤的的原因,两人都心知肚明。
“这样啊,”伍六七不安分的左手放了下来。“那以后小心点,毕竟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嘛。”
没有批评自己打架,还嘱听自己小心?
离开实验室时,柒不禁摇了摇头。
这个老师,还真是,令人捉摸不透。

玄武国的冬雨,带着份刺骨。
下午的体育课泡汤,成了快退休的数学老师的“猎物”。
柒的成绩在班里不好不坏,只是那无所谓听课的态度,引燃了老师的炸药包。
“你!不好好听课是不是!给我站到外面去!下午的课,你也别上了!还真是反了你......”
柒没有说话。腾地站起,径直走出教室。
雨很大,柒却没有戴上帽子,而且是任凭雨水打湿自己的碎发。
“诶,那个不是我们年段的柒么?”
“是啊是啊,怎么站在这里。”
“估计是被老师给撵出来的吧。”
“说不定呢,看他那样,就不是什么省油的灯。”
“哎哎,快点走了,你不怕他报复么......”
雨还在下。
柒觉得有点麻木。
不知麻木的是肢体,还是内心。

“有谁知道柒为什么早上没来么。”教室里一片沉默。
伍六七有些烦躁。
从早上到下午,都没有看到柒。若说是睡过头,实在有点牵强。
日常旷课?倒也不对。近两年半的高中生涯,柒的档案中没有过旷课,只有上百次的请假。难道.....伍六七不愿再想下去。
下课铃一响,伍六七收拾好教案,到了年段室。
“江主任,我带的那个班的学生详细资料您还有么,我们班那个叫柒的学生一整天没来,我很担心。”
被叫作江主任的前辈看看伍六七,摇了摇头。
“算了吧,六七老师。为了一个坏学生,这样做不值得......”
“他是我的学生!关心学生是我的责任!没有值不值得!”不小的力度拍在桌子上,瓷杯被震得发出声响。
办公室陷入了短暂的沉默。
江主任叹了口气,从办公桌找出资料,递给伍六七。
“可即使你拿到了资料,也不一定能找到他。”江主任留下伍六七独自一人待在办公室,“血气方刚的年轻人啊,终究会引火上身的。”
伍六七接过资料,愣住了。
柒的父母那栏,一片空白。

“连名字都没有,你个没人要的!”
“那个没人要的发怒时眼睛还会变红,他就是个怪物!”
“我们才不要怪物!他打不过那么多人的,一起揍他!”
那是不是自己足够强,就能被他人接受了。
可当自己能愈加熟练地以气御千刃时,情况也没有好转。
“那不是我们学校的校霸么......”“别看了,快走,你想被他盯上吗。”
“成绩中游?呵,一个打架的学生,怎么可能考那么好,绝是抄的。”
“凶神恶煞的,看着就不像个好人。”
甚至在自己身为老大的暗影,也没有人靠敢靠近他。
从嘲笑到畏惧,旁人看待自己的眼光,似乎永远少不了那份厌恶。
恍惚间,柒眼前出现了微微光亮。
不同于自己所处的黑暗,这微光,带着点温暖。
突然,那光亮离自己而去。
别走!
柒伸出手,想将其挽留。
体会过光芒的温暖,自不愿重回那绝望的黑暗。
柒感觉自己的手好像真的抓住了光。那光芒似乎也感受到了柒的请求,没有离开。

伍六七找到了柒的住所。
这是一处老居民楼的公寓,听说因为出过命案,租金出奇得低。
公寓的门禁闭,无人应答。伍六七只得叫来锁匠帮忙开锁。
“柒!”打开卧室的灯,伍六七看见了躺在床上的人。
“好烫,看来是发烧了。”伍六七摸摸柒的额头,“你再忍耐一下, 我去找药......”
伍六七感觉自己的手被拽住了。
拽住他的人仍闭着眼,眉头紧锁,嘴里嚅嗫着什么。
“别走......”
伍六七有点失神。
“我不会走,我一直都在。”伍六七回到床边,双手包起那冰凉的指尖。手的主人好像听见了伍六七的回答,眉头舒展开来。

头疼。
柒醒过来,坐起身子,发现自己的手被紧紧抓着。看见趴在床边的人,柒有点惊讶。
伍六七?
感觉到动静的人悠悠醒来,眨巴眨巴眼睛,直勾勾盯着柒。
“唔刚刚我叫一当医生的朋友过来给你看了下。医生开了药,药和水都放在床头柜上......”
“咚”的一声,伍六七的脸与床来了个亲密接触,然后,睡着了。
床头时钟的时针指向了“2”。自己这是,睡了快一天半?
也不知道这个有点无厘头的班生任是怎么找到这儿的。
看着趴在床沿一睡不起的人儿,柒勾勾唇。
这个班主任,有点可爱。

“柒,”喝着白粥的柒抬起头,“我把公寓那间书房收拾了下,你之后就跟我合租吧,你这次快把我吓死了。你一个人住,老师不放心。”
柒想拒绝,但看着那如黑曜石的眼眸,倒不忍心拒绝。
“你不说话,我就当你同意了哦。那就这么说定了。”

“阿七,你真的要和那个孩子合租?他可是个不良学生呢。”蓝羽鸡的脸上写满了担忧。
“大保,我知道。”伍六七将手里的饮料一饮而尽,“但我觉得,柒所需要的正是这样。”
“第一次看到他时,他的眼里充满了对世界的敌意。或者说,在他的世界,没有过光。”
“我是想让他的世界出现阳光,即使只有一瞬。”

夜晚十一点,学校一片寂静。可这之间,有股暗流涌动。
“校长您看,今年的最优教师评选......”一个信封,看着不大,分量可不小。
“嗯,工作做得不错,”校长掂量掂量信封,将其放进了抽屉,“但教案这一块,你不如伍六七。所以综合来讲,今年的最优教师,可能会评伍六七。”
“校长,那这......”
“找到这些人,”校长丢来一份名单。上面列着的,竟是学校所有加入暗影的不良少年的名字和班级。
“告诉他们,在五月十七号,也就是伍六七晚自习值日那天,晚上十一点,在他常走的小路上拦住他。不用告诉他们打的是谁,不用打死,一年半载康复不了就行。否则,他们的不良记录,就不是全校批评和告知家长那么简单了。”
“看他们是想要吃几年牢//狱饭,还是想为此一搏。”
“至于事后,伪装成不良学生抢劫老师的案件,再将那群人一窝端。”

“咳咳......”六七后退几步,抹抹嘴角的血,被击中的小腹告诉他,情况不妙。
那七八个人还未开口要钱,拳头已经砸了过来。
不是来索要钱财的。
看都
来今天不是他们群//殴自己,就是自己得单挑他们了。
早知道随身备把剪刀了。
丢①。

早上那番话还映在脑海。
又没人关心我,去待个几年又何妨......哦,除了那个傻里傻气的家伙,他要是知道了应该会骂自己一顿吧。
柒掐了掐睛明穴。
晚上的围攻他本不想来。自己话少,通知者便以为自己默认了。还未等“不”字说出口,柒眼前的人已经不见了。无奈之下,柒只得过来占个排面。
但不知为何,柒觉得心中莫名有点不安。

汩汩鲜血将衣袖浸成暗红色,用来抵挡攻击的公文包也破损不少,视线也变得模糊起来。
好像有点撑不住了......

地点是走了无数次的小路。当柒到达时,已晚了半个钟头。现场的人看见他,让出了一条道。柒从容地向前走着,直到看清群殴的目标。
伍六七!
没有一丝犹豫,柒冲上前去,搂住那人。

也许是神经开始麻木迟钝,对于冲出的身着紫黑衣服的少年,伍六七没有躲避。
突然被搂住,伍六七倒闻到了那人衣服上的味道。
淡淡的花草香气。不知为何,伍六七觉得这味道像极了自家那瓶水仙味的洗衣液。
看不见那人的脸,可直觉告诉伍六七,相信眼前这人,就可以了。
伍六七昏迷过去。

所有人被柒的举动吓了一跳。
“柒哥,”反应过来的人到底畏着柒的实力,“您一定要带这个人走吗。如果没有完成这次行动,你我都有牢//狱之灾;况且,您已经很久没有参与行动,暗影内怕是有一群人对此不满。您这做法,是要和整个暗影为敌。您想清楚了吗?”
想清楚?他何尝没有想清楚。
本不会有希望的他,却看见了光。
经历过寒冷的人,是不会放弃那份温暖的,哪怕只有丝毫。
现在,就由自己来守护这光芒吧。

双瞳转为暗红,口袋里的千刃漂浮起来,刀刃各自散开,朝着暗影的人。

“诶,你有听说过我们年段那个叫柒的人的传说吗?”
“没有。怎么了?”
“据说,柒真正可怕的时候,会有十三片刀刃同时出击。”
“十三片刀刃,这个数字可真是和他本人一样的不祥啊。不过,你不是说千刃只有十二片刀刃么?”
“那你就不懂了。当有了要守护的东西,”
“那时的柒本身,就是那最锋利,最可怕的第十三片刀刃啊。”

柒看了眼怀中昏睡过去的人儿,手又搂得更紧了些。
“我今天要带他走,我看谁敢拦我。”
①丢:粤语中骂人的话。

伍六七依旧没有猫

题目和文章没多大关系,别嫌弃
ooc预警,尤其是结尾
柒七节的党费预支

小鸡岛的夜晚静谧而安宁,可在屋檐上飞驰的柒内心可就无法那么平静了。
血流不止的左臂和开始模糊的意识都在告诉柒,他此时的状态不太妙。
这次的任务是去刺杀一个叫祁落的斯坦国博士。
这次任务太过简单,以至于柒掉以轻心。
一个斯坦国博士会用连弩?
一个期坦国博士会用毒药?
这博士怕是个假的斯坦人吧。
但现在,柒已没有多少气力吐槽那个博士身上的种种槽点了。
自己这样回去,肯定又少不了那顶着俩黑眼圈的人一顿唠叨。
柒蓦地闪过这个念头。
他勾勾嘴角。
意识都快消失殆尽了,居然还在想他。
大保健发廊已经打烊,发型师的卧室半开着窗,伍六七还睡得正香,不知道有人正蹲在窗沿上。
终于......到了......
他没醒......也罢......
柒叹了口气。下一秒,却像断线木偶一样向前倒去。
有点不甘啊......

“诶你醒了!”当柒再次醒来,就看见伍六七的大脸在自己面前晃悠。
柒想要把伍六七的脸退远点,伸出手时却发现不对劲。
自己伸出的不是手,而是......一只爪子?
柒坐起来,瞥见伍六七屋里的镜子,借此打量着现在的自己。
镜中的猫通体黑色。柒紫黑色的刺客行头缩小成了一身宠物服装穿在猫的身上,写着“柒”的令牌变成了项圈上的挂饰。
得,自己变成一只猫了。
柒想要站起走动,但疼痛的左前肢迫使他不得不坐下。
“小猫你的伤我刚刚给你包扎好了你不要乱动啊会开裂的!”*
柒低头看看左前肢,绷带上还打了个卖相不怎么的蝴蝶结。
“小猫你在这里好好呆着,不要乱动哦,我给你拿点吃的。”
柒则窝成一团,不再动弹。
反正有伍六七照顾,也不会有啥幺蛾子。

“小猫啊,”听见伍六七的声音,吃东西的柒抬起了头。
“你好像有灵性啊,我说的话你好像都听得懂。”
柒点点头,用用右前爪挠了挠脖子上的项圈。
伍六七这才发现那个项圈的挂饰上,有着一个大写的“柒”。
伍六七看着眼前的黑猫,陷入了沉思。
“难道你......”
柒没想到伍六七真的会由此推断出自己的情况,眼睛不禁一亮。
“你是......靓仔......的信使?!”
柒想知道是谁给他相信伍六七智商的信心。
现在还是静观其变吧。

柒变成猫前是个体面人。
看着面前盘子里活蹦乱跳的鱼,柒不禁翻了个白眼。
在伍六七的照料下,变成猫的第三天,柒的伤已经康复。不过,爱猫心切的伍六七依然认为小柒,也就是伍六七给所谓猫信使起的名,的伤并没有好透。于是,伍·爱猫·六·战斗力弱·七给柒端了一条鱼。
“小柒要好好吃哦,新鲜的鱼可能会让你好的更快哦。”伍六七摸了摸柒的毛。
被鱼尾巴甩得都是水的脸已经出卖了你不会杀鱼这个真相。柒一脸冷漠。
柒不想说话。
他走向了靠着桌沿的千刃。
他跳到桌上,推倒千刃,操控着一片千刃的碎片。
堂堂首席刺客,怎么会沦落到生吞活鱼的地步?
笑话。
柒黑色的瞳染上血红。
......
几分钟后,柒优雅地舔舔爪子,面前有着一摊鲜血。
这生鱼片真香。

但吃生鱼片,也是要付出代价的。
“小柒你不知道那把刀很危险的吗!伤到你怎么办!”
柒对此装作听不懂的样子。
“下次不要那么调皮了啊,乖。”伍六七叹了口气,“靓仔要是回来了估计得生气了......”
“不过啊,”
“靓仔怎么还没回来啊,”
“好想他呢。”

柒变成猫的第五天,大保健发廊来了位客人。
“六七哥早啊,我来看看有没有新的假发发型。”这俏皮的声言,不用想也知道是可乐。
“早啊可乐。”伍六七一边扫除地上的头发茬一边打招呼。
“哇,这猫咪好可爱!”可乐突然发现了待在角落的柒,“就是看起来和柒哥一样凶。”
“那当然,它是靓仔的猫信使,连装扮都和靓仔一样呢!几天前我发现它晕倒在我卧室里,左前肢还受了伤。不过小柒现在已经康复了。”
“晕倒在你卧室? 我记得六七哥你以前说,柒哥就是这样出现在你面前的。不愧是亲的信使啊,一人一猫晕倒的地点都那么一致。”
话说回来,柒回忆着,距离那次任务,也已经快一年时间了。

那次任务,柒和一个女孩搭手,刺杀一个住在小鸡岛的斯坦国商人。
任务进行得很顺利。但当柒朝那个商人举起千刃时,意外发生了。
“对不起,”刀没有刺中要害,却也给柒造成了较大的伤害。“我不能让你伤害我的弟弟。”
那对姐弟最终也没从柒的刀下逃出,但柒也渐渐体力不支。
在哪里疗伤,这是当务之急。
玄武国总部?离这里太远了。
呆在这里?不可能,除非他想被斯坦国的人捉住。那么哪里才是他的容身之所......
“哇,靓仔你也是刺客啊,有空来我这里剪头发啊!看在你跟我长得那么像的份上给你打七折啊!”
一张与自己相同的脸浮现在脑海。
找那个叫伍六七的理发师?
虽然有点不可思议,但这也是现在最好的处理方法了。
到达大保健发廊二楼窗户时,伍六七仍会着周公。
柒倚在角落,千刃也靠在墙上。
先歇会吧......
当柒再次醒来时,已是正午。
“靓仔终于你醒了你都昏迷了好久了!诶你伤还没好别乱动啊!”刚坐起的柒被伍六七扶着躺下去。
“包扎技术不算很好,”柒低头看看还打着蝴蝶结的绷带,“先凑合着吧。大保过一会儿会叫神医过来,你不用担心的。”
“多谢。”
“啊?啊不用谢的,靓仔你这几天就呆在我家吧,很安全的。”
“哦。”
然后柒就这么糊里糊涂地以“养伤”为名被伍六七留在发廊。
之后可能伤好时候脑子不太正常,柒给了大保一笔费用后便心安理得地多了个庇护点。

柒变成猫的第六夜,发廊早早关上。伍六七买上一打啤酒,几道小菜,带着柒去了天台。
“小柒啊,”伍六七把猫抱到大腿上,指着星空,“看见那两颗星星了么,那是牛郎星和织女星哦。”说罢,伍六七开了一罐啤酒。
“传说今天,地上的喜鹊会减少,因为它们会飞上天,去帮助牛郎织女相会。”
“去年的现在,你的主人,也就是靓仔出现在了我家。”一罐啤酒下了肚。
“靓仔很厉害的哦,一个顶十个呢!就是老是板着个脸,感觉人家欠他几百万似的。”
“靓仔其实人超好的,有时任务完成回来时还会给我买牛杂。”
“这样对比起来,我好像更没什么用了。”伍六七的脸因为酒精而晕出一片红。
“我战斗力不高,有时出任务还经常搞出些幺蛾子。”
“但我也想变得厉害点,到达他的高度。”
“这样,我就能在他的左右,他也不用担心自己的身后了。”
“小柒你应该想问我为什么吧,”伍六七挠挠猫咪的脖子,把它放在自己的肩上。
“有人说,我们是双生子,长相一样,却千差万别:我带来了阳光,他则来自充满鲜血的深渊。”
“那又怎样呢,”
“我会把光明分给他一半;但我也想帮他担下那一半的阴暗。”
“因为我,中意他啊。”
伍六七突然觉得肩上一沉,一个低沉的声音让带着点醉意的他清醒了大半。
“我也中意你。”

“诶!柒哥你你你......”伍六七酒醒了一半,但不代表他的脑子没有当机。
“唔好喐,等我靠会*。”柒把脑袋埋在六七的肩窝,像猫儿似的蹭了蹭。
“啊......好吧,随便你了。”伍六七揉了揉柒的头发。
升空的烟火映出两人的身影。
活于黑暗中的刺客也许认为自己孓然一身。
但在黑暗的背后,定有光明相随。

*别动,让我靠会。

如果这篇文能超过77热度我就去肝学生柒x老师伍六七的文,不虚(反正热度对我而言是不存在的x)

他们就像一对手性分子。
看似相同,实则千差万别。
一个带来的是阳光,是希望;
而另一个,双手却沾染了来自深渊的鲜血。

【情景介绍:柒七二人吵架冷战,柒哥想要缓(哄)和(哄)气(媳)氛(妇)】
柒(端着碗牛杂):要吃么。
伍六七:不要。
柒:不然我就要加辣了。
伍六七(在三秒内冲到柒的面前,解决了半碗牛杂后扬长而去):这是牛杂先动的手哦我可什么都没干啊靓仔。
(柒:计划通。)

来访

不知为啥被屏蔽了qaq
走微博
https://media.weibo.cn/article?id=2309404267424202546627